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承实 > 闲聊几句大学

闲聊几句大学

一晃从原来的大学出来已经8年了。物是人非。中间曾在一所民办三本大学有过短期停留,虽还没到主事的层次,但却丰富了我对中国大学生态的认知完整程度。
 
不提研究型大学,北清交复不在这个行列。毕竟研究型大学从洪堡主事起一共200年左右的发展,从内涵、外延,到方式方法都比较成熟了。
 
只说应用型大学。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高等教育从原来全面学习苏联的专科(专门)学校,转变到全面学习美国的综合型大学。为了综合,各种奇奇怪怪的院校合并此起彼伏,各种专门学校积累了几十年的牌子说没就没了,就类似于1952年的院校合并,把民国几十年高等教育积累下的声誉全部毁于一旦。于是,中国大学就进入了不苏不美,说专业不专业,说综合不综合的过渡时代。学校内部山头林立,顶着综合的牌子,里面十几年仍然派系纷争,各种资源(实验室、师资、学术研究、学生选课)仍被局限在各种各样的小圈子里。经过了近二十年的发展,学校是越来越综合了,但特色却越来越薄弱了。
 
教育部适时提出了应用型大学的理念。提法是正确的。但无法实施。无法实施的原因有很多。各种教育教学检查评估是原因之一,评估指标不对路、评估理念无法指引学校发展。但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大学教师,包括大学领导,不懂行业,不懂产业,因此,也就无法针对行业和产业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制定针对性的人才培养计划。于是我们看到,从北清交复,到二本院校、三本院校,甚至高职高专,同一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基本相同。于是,在人才市场上,也是按层次择人,北清交复、985、211、一本、二本、三本。因为人才没有特点特色,没有差异化。用人单位需要的人在市场上找不到,因此只能按照单位实力,从高往低择高录用。录用之后,还要在自己单位的企业大学里面再经过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专业培养、行业培养。
 
中国高等教育发展几十年,原来从部委管学校,到大部分学校由教育部管,表面上是屡顺了关系,但在人才培养上,却产生了人才需求和人才供给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巨大错位。
 
近几年各种提法满天飞。校企合作是其中之一。没有严格的数据,但大部分校企合作,仅限于签一纸合作协议而已,好一些的,学生到企业用个半天时间,最多三五天时间参观体验一下,就算是校企合作了。中间的丑闻前几年更多到不可计数,比如把学生当作苦力,甚至把艺术学校的学生当成陪酒小姐。
 
校企合作无法进行下去的原因,在于院校不知道企业需要什么,企业也没有时间精力,更没有可能专门去培训学校老师。大部分二本三本院校,仍然是以学术方面的指标来要求老师,虽然表面上是应用型大学,骨子里却仍然是研究型大学的作派。限于上级给的定位,限于师资本身的能力,限于后续新生研究力量(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严重不足,因此难免存在着内心的高傲与现实状况不匹配的尴尬。
 
由于大学不懂行业不懂产业,因此也就没有适应行业产业发展的能力,也鲜有引领产业行业发展的前瞻。极少的亮点,是突然冒出来一个小龙虾学院!既可能引领了行业发展,也填补了教育领域的空白,也是市场所急需。如果从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服务社会三大职能来看,这才真是服务社会的典范。
 
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和进步,小龙虾这一美食逐渐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接受,但却苦于没有专门的人才培养和研究场所。从养殖、病虫害防治、打捞、清洗、制作,再到后期的垃圾处理,谁能说这不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再从产业布局、价值发现和放大、美食和人文价值宣传,更是一个从下到上的完整生态。
 
听说第一届小龙虾学院毕业生被一抢而光。只是不知道小龙虾学院的师资是哪里来的,以及对这些老师是如何进行考核的?也是以发表多少篇SCI论文,承担多少项国家级科研项目,获得多少项国家级以及省部级奖励吗?
 
中国的高等教育,急需从大一统的桎梏中解脱出来。除了北清交复以及部分研究型大学,大部分高校应真地面向市场挖掘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潜力,满足市场对各种各样人才的差异化需求。应用型大学的大部分老师应该是行业精英产业精英,既懂学术,也懂产业,这样科研和教学才会有的放矢,人才培养才会对症下药。学生学起来也才会目标明确,而不是把大把的青春时光浪费在无所事事上。
 
曾有一位就职于某行业研究机构的大学同学说,他们这个行业对应的院校老师们对于行业的认知,已经越来越基于想像了。行业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大学也要跟着发展和进步,大学老师、大学领导,所谓的专家和领导,更要跟着发展和进步。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