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稳定币设计是币圈一项极其专业也极耗费脑力的理论和实践活动其中的算法稳定币设计甚至被称为这一领域的圣杯目前稳定币的发展如火如荼,但如果其背后的理论梳理清楚了,从逻辑上得出结论不仅稳定币的币值难以稳定,而且稳定币自身的地位也难以稳定 

一、稳定币对谁稳定

目前出现的几种不同类型的稳定币,或者相对单一法币稳定,比如USDTJPMCoin;或者相对一篮子主权货币稳定,比如胎死腹中的Libra 1.0或者相对一篮子虚拟加密数字资产稳定,比如Dai这几种类型的稳定币并不直接对社会中广泛流通的商品和服务价格保持稳定,对其他货币或资产的价格稳定,是其他货币和资产的衍生。 

虚拟加密数字资产本身就是一种无中生有的东西,既没有价值锚定物,也不存在内在的定价机制,更没有相应的法律制度作保证,其价格自然也谈不上稳定。因此,建立在虚拟加密数字资产基础上衍生出来的稳定币,价格自然也难以稳定。 

币购买力相对购买的商品和服务保持稳定是所有货币当局追求的目标,也是为货币的内在要求。尽管有经济学家提出了通货膨胀目标制理论,但总体上还是要求对社会中广泛流通的商品和服务的购买力也就是价格保持稳定,不可大起大落,既要防止通货大幅度膨胀,更要防止通货紧缩。 

人类社会发展历史反复证明,货币的供给要与社会对货币的需求大体一致,否则货币就会以各种方式负作用反馈于人类社会但社会对货币的需求无从测算和衡量,因此只能归结到确保社会流通中的商品和服务的价格相对稳定 

因此,稳定币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对社会中广泛流通的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保持稳定,而不仅仅是对单一法币,或一篮子法币,或一篮子虚拟加密数字货币的稳定。如果稳定币锚定的标的物本身购买力都不稳定,稳定币的购买力自然就更不稳定了。除非稳定币永远只活跃在狭小的币圈世界里,永远不与人类的实际生产生活发生关联。 

二、为什么货币都难以做到购买力稳定?

法币能够做到购买力稳定吗? 

人类能够生产的商品和提供的服务内容极其丰富且在不同时段人类能够生产出的商品和提供的服务的品类、数量、质量也不完全相同,因此这些商品和服务在不同的时段就形成不同的内部供给结构而人类对不同品类商品和服务在数量和质量方面的需求也在时时发生变化,因此人类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也就会存在并不相同的需求结构。因此,即便法币也难以在供给和需求结构时时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做到对每一件商品和每一种服务都能够做到价格稳定。 

锚定一篮子主权货币的稳定币或锚定一篮子虚拟加密数字资产的稳定币,实际上也面临着一篮子货币或一篮子资产内部的数量变化和结构变动问题。如果这一篮子货币或资产中的不同货币和资产在数量上发生了变化,其内部结构也就发生了改变,不同货币或资产在篮子中的权重也就发生了变化。因此,锚定一篮子货币或资产的所谓的稳定币,实际上也就难以稳定了。 

上面的分析假设了我们能够了解和掌握所有商品和服务在供给和需求方面的变化。但在实际生活中,我们根本不可能了解和掌握每一种商品和服务的供给和需求变化,甚至连商品和服务可能的品类、存在的形态都难以完全弄清楚。 

早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社会主义经济计算大辩论中,哈耶克就提出了知识的分散性问题。即使有再高级的计算机,有再多的数据,我们还是难以计算出每种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因为关于商品和服务的数量、质量,关于不同人的不同需求,这些知识都是分散的,是实时发生变化的,甚至是隐藏在社会表象之下的。这些隐性的知识不可能被完全显性化,很多也不可能被我们捕捉和测量。就算是生产商品和提供服务的公司或个人能够准确预测自己能够生产出什么样的商品以及生产多少,能够准确预知自己提供的具体服务,但作为消费终端的个人,又有多少人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潜意识里对不同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以及需求变化呢? 

再进一步假设我们能够清楚地知道每一个人或组织对某种商品和服务的真实需求和潜在需求,那这种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又是多少才合适呢?单说期货这一类大商品作为各种生产和服务的上游资源,按道理我们应该能够对其供给和需求有比较精准的了解。那为什么全世界要建立那么多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市场期货交易本身是零和博弈,甚至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类似于赌场一样的场所,只是其交易规则更加清楚明晰这一类机构的存在,从经济学上来讲,是为了实现价格发现功能因为在不同区域、不同国家、不同时期,每种商品的价格到底应该是多少,我们是无从知道的。因此,期货交易市场通过所有人基于自身需求和自己拥有的知识和信息做出分散交易,最后达到发现并确定某种大宗商品价格的目引导其他商品和服务的生产。 

连期货这一类大宗商品的价格都需要通过广泛的交易才能够被发现,我们又怎么能够要求货币对每种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保持稳定呢?尤其是世界上除了期货这一类大宗商品之外,还广泛存在着不能被标准化的、小宗商品甚至是独特的奇异的商品和服务。 

为了确保价格总体稳定,不同国家都有选择性地指定一些商品,以其价格变化和权重构成个国家自己CPIPPI等一系列货币价格指数以期能够代表价格总体水平变化。货币当局即使能够在大体上通过这些指数的观察和测量来衡量法币购买力是否稳定,再依据这些变化来调整对应的货币发行和流通,还是无法确保币相对每种商品和服务的购买力价格稳定。这没有考虑商品和服务全球范围内流通存在各种各不相同的关税的情况。如果再考虑商品和服务的全球流通,那就考虑这种流通是无摩擦流通,还是有摩擦流通,如果是有摩擦,那么这个摩擦系数又该如何测量和计算摩擦系数对商品和服务购买力价格又会带来哪些具体的影响。 

三、为什么稳定币地位也不稳定?

虚拟加密数字资产,尤其是比特币的产生,本身就是对法币购买力不稳定,或者说是法币持续的通货膨胀的抗议。但虚拟加密数字货币的虚拟性,却导致其与现实生活发生关联时的购买力极不稳定。因此,才出现了各种类型的稳定币。 

目前稳定币还仅仅活跃于狭小的币圈世界,尚未与人类真实的生产生活发生关联,因此,目前的稳定币也只是一种中间形态或过渡形态,而不是其最终形态。一旦与现实世界发生关联,稳定币面临的购买力稳定性问题立刻就会凸显出来。 

而各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将对稳定币的存在带来根本上的打击。 

尽管存在铸币税和通货膨胀问题,但总体上来说,目前购买力最为稳定的,还是主权国家信用货币,即法币。这也是很多稳定币锚定法币的原因。如果各国央行数字货币出炉,这些主权国家数字货币既可编程又可保证交易全程公开透明,在需要隐私保护的时候还可以确保隐私,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为什么还要舍弃数字法币而选择购买力并不稳定的、基于法币基础上衍生出来的所谓的稳定币呢? 

只有一种特例,即交易发生在需要逃避监管的灰黑色领域。这可能是未来基于区块链技术之上生成的所谓稳定币的唯一价值和用途了。

话题:



0

推荐

高承实

高承实

108篇文章 1次访问 145天前更新

密码学博士,区块链和数字化转型领域知名专家,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执委,中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曾任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信息工程大学计算机应用专业副教授/研究生导师。现为多所大学客座教授、企业导师。出版《回归常识—高博士区块链观察》《区块链中的密码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质与应用》。 邮箱:729075349@qq.com

文章